1. 品热时评网首页
  2. 台湾
  3. 台湾政治

旅美学者翁达瑞写给蔡英文的公开信

身为总统,妳手上拿着最大支的麦克风,可惜两年多来妳一直弃之不用。不管妳个人或妳领导的政府,都要强化与外界的沟通。

我是一位关心故乡的旅美学者。三年多前,我和一群理念相近的台侨,从洛杉矶,芝加哥,一路到纽约,轮番参加妳的竞选造势大会。接着的那场大选,民进党赢得立法院的多数席位,妳也以300万票的差距,击败对手当选总统。

本土政党首次在中央全面执政,加上地方首长的席次优势,让我们对妳的领导充满期待!

短短两年多,相同的台湾选民,却给妳一个最严厉的教训。这次的“九合一”大选,民进党掉了八席县市长,包括传统票仓的高雄。即使民进党胜选的一些县市,得票数也大幅缩水(如台南)。

这次的败选应是妳人生最大的挫败之一。面对这么大的挫败,妳诚恳告诉国人,最需要改变的人就是妳自己。我由衷感谢妳为台湾人民的承担。妳其实不用这么辛苦!身为富家千金,再加上耀眼的学历,妳大可悠闲过日子,养宠物、啖美食、品名酒、开跑车、住豪宅……。

既然妳选择承担,责任就无从逃避。妳也自认要改变,所以必须集思广益;这是我写这封信的理由。信中有些话,在妳上任之初我就想说,但我选择隐忍,因为我相信妳有大谋略,不必特别在意小战役的胜负。可是这次大选的溃败,让我警觉到也许我太乐观了。

事实上,国民党不算赢得这次大选,因为他们的人选并不出色。这次国民党的当选人,有三位的家人或前任因贪腐入狱,两位卸任回锅,一位家族财产可议,一位政见荒诞离奇,一位连话都不会说,一位父亲曾赴中听习近平训话……。

国民党这样的阵容可以大胜,应该是民进党烂爆了!可是实情并非如此。

除了少数县市,民进党的候选人相对优质。过去两年多的中央执政成绩也不差,各项经济指标都优于马政府八年的平均值。总统妳也信守竞选承诺,不接受“九二共识”,推动年金改革,改善劳动条件,清查不当党产,促进转型正义,倡导同婚平权……等。

民进党没变坏,国民党也没变好,可是两年前支持民进党全面执政的选民,如今却反过来狠狠教训民进党。到底是台湾的选民翻脸无情,是非不分,赏罚不明,还是另有其他原因?

选前妳曾说过,这次的选情诡谲,有一股外来力量在打压台湾民主。环境确实对民进党不利,但选战结果也足堪玩味。号称“民主圣地”的宜兰和高雄输了,原来蓝大于绿的基隆、桃园、与新竹市反而连任成功。

显然民进党的惨败,不全是外在环境所造成,而是另有内在的因素,包括最需要改变的妳,以及民进党内部的人才筛选机制。

让我先从民进党的内部谈起。党内初选期间,姚文智在台北市摆出一副捨我其谁的姿态,结果他的得票数不到25万,远低于绿营市议员的总票数。在苏贞昌强力拉抬下,新北市的吴秉叡仍旧声势低迷,最后师父亲征饮恨。宜兰国民党的林姿妙,连完整的句子都讲不出来,可是却轻松击退民进党的陈欧珀。

在山头林立的民进党,为何战力如此薄弱的候选人会出线?民进党是否有人才反淘汰的现象?

在县市议员的部分,小党候选人颇有斩获。包括时代力量、绿党,劳动党,社民党等,都有新秀当选。更可贵的是,在一片反同声浪中,社民党的苗博雅和时代力量的林莹孟双双当选。这群代表进步力量的新秀选择自立门户,而非加入理念相近的民进党。

反观民进党的中生代与新生代,不少是属于政二代与子弟兵。最大咖的政二代,就是曾插队参选的陈致中。另一个政二代的不良示范,就是余天为女儿余筱萍的初选炮打党中央。此外,年过50的吴秉叡,初选时还让师父带着拜票。派驻日本的谢长廷,选前也回台陪子弟兵姚文智扫街。

在这次大选,我看到的是一个老将凋零,中生代怯战,新秀缺席的民进党!

接着我要谈的是妳的领导风格。首先我要特别声明,这只是我个人远距离的观察,妳可以不用同意。另外,领导风格无所谓好坏,只要适合职务特性即可。领导风格也受家庭背景与个人性格的影响,而这两者都不是妳的选择。

妳的个性不喜欢正面冲突,因此施政力求面面俱到,结果反而两面不是人。这种施政风格和家庭背景与出生排序有关。妳出身富裕的大家庭;这样的家庭难免钱多人多是非多。为了维持家族的和谐,每个人倾向选择沉默,因为冲突的感情成本太高。在这种环境长大的么女,更没有选边站的本钱,所以很容易养成要面面俱到的性格。

妳还有物以类聚的的用人风格。妳上任之初的权力核心,包括妳,副总统,总统府秘书长,和行政院长,全都是大学教授出身。摊开妳内阁成员的学历,看起来更像大学的师资介绍。在从政之前,妳是个躲在象牙塔里追求真理的学者,不需与三教九流之徒互动。这样的专业特质,让妳有在镜子里找人的倾向。

无论民进党败选的理由何在,妳的处境艰难是个残酷的事实。距离下次大选不到14个月,在中央仍然全面执政的民进党又该何去何从?

选前妳曾提到,民进党的选情艰困,是因为改革得罪了部分选民。如果这个说法成立,要胜选只好停止改革。我不能同意这个说法;相反的,我认为妳要加速改革。在未来13个月,妳要放弃连任的悬念,找出台湾社会的体制问题,强力推动结构式的改革。

所谓结构式的体制改革,就是翻修游戏规则,达到实现社会公义目的,而非直接介入政经资源的分配。妳要慎选改革议题,指标包括最多人的公义,最大的改革效益,最低的改革阻力,现有体制有破口,改革成果不可逆,和改革力道会自我强化。我逐一说明如下:

最多数人的公义。改革会消耗政治资本,而政治资本是有限资源,因此改革要有轻重缓急,先后次序。例如在司法改革与同婚修法之间,前者应比后者优先。不是同婚修法不重要,而是司法改革可以体现更多人的公义。

最大的改革效益。当妳在就职演说提到司法改革时,群众给妳最热烈的掌声,原因就是司法改革的效益最大,包括司法不公所造成的资源分配扭曲,不当判决对个人与社会的伤害,以及善恶颠倒对人性的折磨。从效益的角度看,司法改革才是妳首选的战场。

最小的改革阻力。政治改革就是向既得利益者宣战,一定会遭遇顽抗。改革阻力的强弱,取决于既得利益者的人数,反改革的意志,与反扑力量集结的难度。如果只考虑改革阻力的强弱,年金改革应置于司法改革之后。

现有体制有破口。我所谓的体制破口,就是既得利益者没想到,或不认为该防堵的漏洞。改革的力量可从破口进入体制,由内而外达到改革的目标。例如司法改革在教育部有个破口,那就是把法学院的招生对象,从高中生改为大学生,同时废除司法官训练所。这个改革可让不同学科背景的人进入司法系统,不必经过司法官训练所的驯化,也没有结业期别先后的伦理。如此一来,黑手不易伸进司法,独立审判的空间也就增大。

改革成果不可逆。在这次大选,民进党因年改而鼻青脸肿。问题是,只要再一次政党轮替,十八趴(18%)可能复活,改革成果会瞬间化为乌有。年金改革的秘诀在世代矛盾。真正不可逆的年改,就是允许年轻世代用提拨到团体基金的钱,开立个人的退休金帐户。如果年长世代还是坚持年金不能砍,他们就得承担基金破产的恶果。不管政党如何轮替,新政府不敢废除个人帐户来挹注团体基金,因为取悦了年长世代,就会得罪年轻世代。

改革力道自我强化。要改变历史,就要推出“自驾式”的制度,让改革的力道自我强化。个人退休金帐户就是这种改革。在现有的制度下,退休基金的破产是必然。为了自保,年轻人会选择脱离团体基金,开立个人退休金帐户,从而加速基金的破产,促使更多人脱离基金,开立退休金帐户。这种滚雪球的改革力道,最后会迫使退休人员觉醒,不再坚持年金一毛不能砍。

因此,问题的关键不是该不该改,而是应该怎么改。改革要成功,主政者不能只有善意,没有谋略。过去两年多来,如果民进党把政治资本用在法学院的招生改革,或可携式个人退休金帐户的建立,眼前的政局会迥然不同。

所幸民进党在中央仍然全面执政,局面还没到不可收拾的田地。如果总统妳希望有不同的改革结果,妳就不能继续做相同的事情。以下是我建议妳调整的方向:

就施政风格而言,不管妳有多少霸气,请全部拿出来。改革不是请客吃饭,大家一团和气。既得利益者一定会反扑,而且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的阻挡。妳要做的就是慎选战场,精准评估胜负概率。一旦决定出手,该冲就冲,该撞就撞,该多数暴力就多数暴力。不管最后的结局如何,至少支持者的士气会因此大振。

接下来的人事改组,就不要在同温层找人。妳的权力核心不需要第二个学者,因为跟妳没有互补性。此外,既然陈菊已经请辞,就让她回高雄休息。如果妳的胆识够,就找一个类似苏贞昌这样的角色,出任总统府秘书长。

基本上,赖清德内阁还是林全内阁,而林全内阁就是学者内阁。这个败选内阁应该全面改组,新面孔越多越好。改组的同时,放生那些学者,让他们回到校园。除了少数例外,台湾的学者既没有政务官的开创性,也没有事务官的协调性。

虽然妳已辞去党主席一职,妳仍然可以运用影响力,确保民进党不会人才断层,也没有人才反淘汰。妳要说服党内大咖,不要刻意培养子弟兵或政二代,放手让新秀公平竞争。自由竞争就是优胜劣败,确保人才没有反淘汰。一旦有了公平的竞争规则,民进党就可吸引各路好汉,让新血的补充源源不绝。

最后,我要再谈一下大环境。基本上,环境对政党兴衰的影响是中性的。回应正确,党就兴;回应错误,党就衰。就以假新闻肆虐这个环境因素为例,过去两年来,有关“一例一休”或年金改革的谣言不断,可是妳领导的政府连基本的澄清都没做好,更不要说对政策的辩护。

身为总统,妳手上拿着最大支的麦克风,可惜两年多来妳一直弃之不用。不管妳个人或妳领导的政府,都要强化与外界的沟通。如果改革对人民有利,那就用浅显的语言说服他们。如果妳要人民共体时艰,那就告诉他们愿景在那里。

在结束这封公开信前,我要再次感谢妳为台湾人民的付出!两年多前,600多万的台湾人民,把国家治理的重担,放在一个单身女子的肩上,期待她立刻清除累积数十年的沉痾。当这个不合理的期待落空后,人民就用选票狠狠教训她。天佑台湾!

申明:本文为作者:翁达瑞 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著作权,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品热时评网 Pinre.com无关。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