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品热时评网首页
  2. 香港
  3. 香港政治

特首选举,自董建华后,香港特首地位进一步削弱

香港作为中国的特别行政区,在一国两制下享有高度自治权,而特首作为香港的政府首脑,在中国的政治体制中也享有特殊的位置。

香港新一届特首选举早前因疫情严峻押后到2022年5月8日举行。随着疫情逐渐好转,港府上周五正式宣布提名期由4月3日开始。这意味着今年的特首选举将铁定如期举行,不会再改期了。

特首选举,自董建华后,香港特首地位进一步削弱

有趣的是,眼下距离特首选举提名期开始尚余不足一星期,但外界认为有胜算的一众潜在候选人全部没有人宣布参选,以致社会上至今还传闻着各种可能的竞逐人选。

不过综合各方的看法,现在最多人讨论的只有三人。第一位当然是现任特首林郑月娥。早前香港社会普遍认为她连任机会较大,但第五波疫情来势汹汹,林郑月娥抗疫不力,近来这个说法已转淡。特别是林郑日前提到“下届政府”会认真处理抗疫调查,而她会“提供意见”,更令人相信她不会参与竞逐连任。

所以不少人近日都把焦点都转移到另外二人:政务司司长李家超和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前者早前率领多名局长前往深圳与中国大陆官员商讨抗疫对策,足见北京对其信任;后者在上个月发表任内最后一份《财政预算案》,派发一万港元电子消费券,民望在众多高官中明显领先,则是其一大突出的优势。当然,未到最后一刻大家都不知道北京属意的“真命天子”是谁,眼下只能一边吃瓜,一边对香港选举制度大变后的首次特首选举诸多猜测。

特首选举,自董建华后,香港特首地位进一步削弱

回顾过去逾百年,香港在英国殖民统治下,经济上虽然自由独立发展,但政治上的发挥空间却不大。例如香港的最高长官——总督一直是由英国女王委派,英国从来不会委派香港本地人担任总督,也不会允许香港人自由选举产生总督。

回归后,根据《基本法》,香港特首候选人当选之后须由中国中央政府任命方能完成整个法律程序。但总的来说,香港作为中国的特别行政区,在一国两制下享有高度自治权;而特首作为香港的政府首脑,在中国的政治体制中也享有特殊的位置,地位超然,与其他地方政府的“一把手”截然不同。

比方说,香港特区可以“中国香港”的名义参加经济、贸易等领域国际组织,单独同有关国际组织签订和履行有关协议。多年来,香港历任特首都可以参与世界贸易组织、亚太区经济合作组织、经济合作及发展组织等国际组织议会,与其他国家的首脑平起平坐,谈笑风生。

尤记得香港1997年回归后,泰铢汇价波动触发亚洲金融风暴,炒家其后转移目标,狙击香港的联系汇率制度。翌年8月,港股大跌,港府决定动用外汇基金进入股市和期货市场稳定联汇汇率。经过近一个月,国际炒家以损手离场。

特首选举,自董建华后,香港特首地位进一步削弱

时任香港特首董建华后来对外透露了一个小故事。当年,港府入市反击炒家前告知主管香港事务的副总理钱其琛有关行动,又查问中央政府能否派一些人来港共同化解危机,以免有“盲点”。

钱其琛两天后回复,称中央对香港的认识不多,如果派员来港,“可能会给你错误建议,你会后悔,我也会后悔,我认为这不是好主意。”钱又提醒董,中央在一国两制下不干预香港事务,反问董“你不记得吗?”

以上故事恰好说明了香港特首的超然地位,也解释了为何香港特首难做,但每次选举都会有很多人有意竞选。可惜自董建华以来,多位特首面对重大复杂问题时,如基本法第23条立法、2014年占领中环运动,以及2019年反修例风波等,皆暴露出政治决断力不强,以致北京对香港特首的信心一点一点的消失。

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回归初期香港特首前往北京述职,都获安排与中国领导人平排而坐。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第三任特首梁振英与中国总理温家宝见面时竟然跷起二郎腿,引起外界一片哗然。近年北京已改为上级与下级座位安排,中国领导人居中坐在主席位,特首则靠边坐。北京矮化香港特首地位之意图彰彰明甚。

自从三年前的反修例运动后,香港不幸成为了中西方政治交锋的前沿阵地。对中国政府来说,新任香港特首最好有能力和经验应对复杂的国际形势。可惜香港政治人才凋零,在目前各大热门人选之中似乎难觅能肩负起这个重担的领袖。

由此不难想象,不管谁出任新一届特首,未来香港特首的角色势必进一步被削弱,由一人主导走向内阁分工问责制,并各自向北京负责。像董建华那种具有国际视野又有国际政治人脉关系的特首,恐怕再难以见到了。

申明:本文为作者:联合早报 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著作权,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品热时评网 Pinre.com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