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品热时评网首页
  2. 香港
  3. 香港政治

黄之锋其人

说到“黄之锋”,最近几年恐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就是祸乱香港的罪魁祸首之一,24岁的香港鼠辈——黄之锋。

黄之锋其人

贼眉鼠眼,相由心生,说到他,很多人第一感觉就是“令人厌恶的小丑” “黄蜂一般令人讨厌” “黄鼠狼长相”,一副典型的庄子《逍遥游》里描述的“跳梁小丑”形象。“子独不见狸牲乎?”你不曾看见那野猫和黄鼠狼么?

这个1996年10月出生的香港年轻人,算得上是回归后的香港第一代,却在“反中乱港”运动中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黄之锋是香港反对派社团“学民思潮”召集人之一,也是“占中运动”主要发起人。在2014年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年度最有影响力青少年”,被美国《外交政策》杂志评为“年度思想者”,还在2015年被美国《财富》杂志评为“全球50位最杰出的领袖人物”。这个相貌平平,或者说有些糟糕的香港小辈,是怎样迅速上位,登上“反中乱港”舞台中心的呢?

黄之锋其人

黄之锋,并非网上盛传的越南裔,其父名叫:黄伟明,1964年出生,今年56岁,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黄伟明中学就读香港名校伊利沙伯中学,同届同学包括特区政府前律政司司长袁国强。黄伟明曾经是反对派政党公民党的成员。至于黄之锋的母亲吴秋媚,也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是黄伟明的中学同学。

黄之锋其人

黄家信奉基督教,整个家庭的价值观均倾向英美,早在黄之锋年幼时,其父黄伟明就经常让他学习了解关于主张“人权、革命”的书籍资料。从小,“港独”思想就开始在黄之锋心中悄然埋下了种子,就连性格上也与其父黄伟明有几分相似之处:较真、易怒、容易极端化。

中学一年级时,黄之锋因曾患有失读症(拼读困难导致身心健康受损,学习能力较弱)导致学习成绩差。黄伟明曾在接受港媒采访时说,那时候就对黄之锋的学习不抱希望了。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他培养黄之锋成为“港独”后裔的决心。据报道,后来,黄伟明发现黄之锋特别偏执,他甚是欣慰,力挺支持。上学期间,黄之锋因为学校食堂的饭菜不合胃口而设立一个脸书专页抗议。让校方很意外的是,黄之锋的做法受到了父亲的大加赞赏。

黄之锋其人

中学时黄之锋迟交了作业,老师说话态度语气不好,让黄之锋非常气愤。他回家后将这件事告知了黄伟明,黄伟明打电话用强硬态度训斥老师,不该如此说话。每每提及都是老师的错,却始终不愿说一句迟交作业也有错。就这样,原本该读书的年纪,黄之锋却把精力都投入到了煽动闹事上,练就了一身“小题大做”、放大不满情绪的能力。

在校期间,他曾多次以保护学生权利为由发起抗议活动,要求与校长直接对质解决问题,在香港学生群体中引起了关注。中学毕业后,黄之锋在父亲的引导下参与社区活动,学习接触政治类话题,兴趣爱好逐渐开始异于同龄人,人生轨迹向社会政治方向发展靠拢。

可以说黄之锋是靠拼爹上位的。2011年,香港特区政府推出“德育及国民教育科课程指引(小一至中六)咨询稿”,建议新增这一学科,加深学生对祖国的认同感和国民身份的自豪感。但反对派声称这是“洗脑教育”,坚决反对。黄之锋就是在这个时候“脱颖而出”的。

黄之锋其人

当时,黄之锋的父亲黄伟明所在的香港公民党为扩大社会影响力,选取了一批党内成员子女作为重点培养对象。于是,14岁的黄之锋以学生代表的身份,召集了一个名为“学民思潮——反对德育及国民教育科联盟”的组织,闹事叫嚣。里应外合,香港公民党则将“学民思潮”视作党派附属组织,暗中推动。

黄之锋及反对派真是为了解决问题替香港教育担忧么?当然不是,政府曾邀请黄之锋加入委员会讨论解决问题,可他却强硬拒绝。这是为何?因为学习成绩糟糕的黄之锋根本不在乎香港教育发展。他要的是通过煽动闹事搏出位,继承父亲黄伟明的“港独”事业。在公民党的培养下,黄之锋在反国民教育风波中“一战成名”,被捧为“可造之材”。

黄之锋其人

2014年9月,尝到了甜头的黄之锋为煽动学生参加非法“占中”,在大中院校鼓动学生罢课,对持反对意见的家长和校方口诛笔伐。2014年11月非法“占中”运动末期,黄之锋前往旺角弥敦道非法占领区,在明知违反法庭禁制令的情况下,故意阻挠法院执行清场行动,后于今年被香港高等法院以刑事藐视法庭罪判处即刻入狱监禁,至6月17日提前出狱。

黄之锋入狱前不但没有悔罪认错,还故意在社交平台上发声炫耀,被外界指系利用入狱服刑的方式引起舆论关注,捞取政治资本。黄之锋拿着美国的砒霜当蜜糖,因为“占中”违法事件,2014年,黄之锋被美国《时代》周刊亚洲版选为了封面人物。与多数西方媒体的报道一样,《时代》对黄之锋的介绍充满激赏,称其是“占中”运动的“脸面”。

据报道,“占中”期间,黄之锋暗中接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160万美元活动经费,指挥“学民思潮”成功蛊惑大批学生参与罢课、街头政治讲座、集体绝食等抗议活动,引起国际社会舆论的广泛关注,一跃成为美国眼中的下一代“港独”接班人。自那后,黄之锋便在错误的道路上愈陷愈深。

黄之锋其人

卖国小贼的最终下场

2015年7月6日,因涉嫌于中联办外抗议涉嫌阻碍办公而遭警方检控。黄之锋获警方致电,表示将会就涉嫌阻碍警方执行职务向他们作出拘捕。2016年7月21日,黄之锋、罗冠聪及前“学联”秘书长周永康3人,因涉非法“占中”前夕煽动及率众冲进政府总部广场,分获“参与非法集会”和“煽惑他人参与非法集会”等罪。2017年8月17日,香港高等法院对黄之锋等非法“占中”主要参与者作出判决,改判黄之锋监禁6个月。

2017年11月7日,香港终审法庭批准黄之锋、罗冠聪与周永康就“冲击政总”案上诉。2018年2月6日,黄之锋就闯入政府总部东翼前地案被改判监后提出上诉,终审法院裁定3人上诉成功,维持原审判决。2015年5月26日,黄之锋应马来西亚民运人士的邀请赴马来西亚交流抵达槟城机场即被遣返。2019年8月30日约7时30分,“香港众志”在社交网站发文称,秘书长黄之锋前往港铁海怡半岛站途中,于街道被带上车,被押往湾仔警署总部,据闻共以3项罪名拘捕。

黄之锋其人

2020年7月1日,香港国安法正式在港实施,对乱港危害国家安全活动进行打击,大大压缩了乱港叛国份子的活动空间。2020年6月30日,乱港分子黄之锋宣布辞去“香港众志”秘书长,并退出“港独”组织“香港众志”。2020年7月6日,黄之锋否认煽惑他人参加未经批准集结,以及参加未经批准集结两项控罪。黄之锋将于8月5日在西九龙裁判法院受审,以及进行判刑。2020年9月24日下午,黄之锋被香港中区警署拘捕。如果黄不立即悬崖勒马,彻底停止反中乱港行为,等待他的将是一连串、无穷无尽的法律制裁。

申明:本文为作者:Dragon 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著作权,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品热时评网 Pinre.com无关。